代替我去看吧!安妮·华达《Faces, Places》

奥秘电子 547浏览 55评论 来源:金球娱乐二维码_恒峰娱乐信誉高在线真人

代替我去看吧!安妮·华达《Faces, Places》

  超过六十年的电影生涯中,安妮·华达(Agnès Varda)以灵活、自由之姿,重探虚构与纪实的边界,完成一部部作者印记鲜明的作品。从早于法国新浪潮正史的首部长片《短角情事》(La Pointe Courte, 1955),重叠影片时间和真实时间的《五到七点的克莱欧》(Cléo de 5 à 7, 1962),六零年代晚期政治性电影的集体创作(《远离越南》(Loin du Vietnam, 1967)),与法国女性主义和女权运动合流的《一个唱,一个不唱》(L’une chante, l’autre pas, 1976),被广泛视为另一生涯高峰的《无法无家》(Sans toit ni loi, 1985),献给终生伴侣贾克·德米(Jacques Demy)的《贾克南特》(Jacquot de Nantes, 1991)、《洛城少女曾经二十五岁》(Les Demoiselles ont eu 25 ans, 1992)、《德米吾爱》(L’univers de Jacques Demy, 1995),出色的散文电影《安妮捡拾风景》(Les glaneurs et la glaneuse, 2000)及其两年后的续篇,到再问自我、记忆与年老的《沙滩上的安妮》(Les plages d’Agnès, 2008),华达的创作紧随个人生命历程不断转变、延展,我们无法一语道尽华达的电影轨迹,也总能期待她的未来动向。

  华达的新作《Faces, Places》,与法国艺术家JR共同执导,再次展现将生命力注入影像的功力,影片记录两人从2015年开始的合作计画,他们驾驶一辆配备摄影间的小巴士,走访各个法国小镇,华达负责蒐集记忆与故事,JR则将居民的黑白照片放大输出,印贴于他们的生活空间中。《Faces, Places》延续了《安妮捡拾风景》、《沙滩上的安妮》等作品中,华达以自身作为影片叙事主体的策略,她同时是故事中的人物、影音构成的策划者与不时抽身于影像的评论者。华达对人的生活空间的兴趣,也可以回溯至《达格雷街风情》(Daguerréotypes, 1975),在这部以街坊邻居为对象的纪录片中,华达同时赋予他们声音与图像,在影片中的某些段落,把摄影机当作照相机一般,趋近静止地记录人们的面庞。

代替我去看吧!安妮·华达《Faces, Places》

  华达的图像学,透过JR的艺术创作找到理想的表现法。事实上,《墙的呢喃》(Mur, murs, 1980)已经初探公共艺术、空间和人之间的关联性,透过这部色彩浓艳的纪录片,华达拍摄洛杉矶的街头壁画,调查当地艺术家的创作处境。相较于《墙的呢喃》展现的外来者的旁观,《Faces, Places》展现一种熟悉、介入式的观看,从小镇人物的话语,华达提取个人和集体记忆,并经由JR之手,以令人讶异的巨大尺寸,将访谈人物的身体形象,印贴于当地建筑的墙面上。人物的图像,成为人曾经存在的证据,华达把摄影机作为相机使用的冲动,被JR的创作赋予了更直接,甚至得以即时和他人互动的形式。更準确地说,这样的冲动其实在于凝结时间,透过静止的图像,让人们「再次变得可见」(这是德国电影理论家克拉考尔(Siegfried Kracauer, 1889-1966)对于早期电影中的「特写」的描述)。

  华达和JR的合作,除了以纪录片的形式,保留了受访者的记忆和故事,也让他们在说话的当下之外,获取持续和反覆被看见的可能性。《Faces, Places》使两个层次的创作同时发生,其一是银幕所放映的,满载着惊喜和期遇的影片,其二是发生在银幕所指向的世界里的,城镇人民的图像再造。而这部影片的法文原名《Visages Villages》,似乎也成了两人合作的注脚—对村镇(villages)的特写或凝结(visages [脸])。

  在华达和JR的旅程中,不只有艺术创作之间的对话,两人的互动,不时透露生命阶段的差异。从《安妮捡拾风景》甚至更早先的作品开始,华达的摄影机不仅面向现实世界,更有意识地转向自我,也就是说,自我成为现实世界中不可分割的部份。但这并不是居伊·德波(Guy Debord)反覆触及的矛盾:以自我作为世界批判的中心,并在荒谬、分离的个人生活中寻觅真正的政治元素。相反地,华达从自己身上察觉到的衰老和遥远记忆,总和世界有着一种直接而亲密的连结,对自我生命的感悟亦不断影响、改变她对外在事物的感知。于此,这个感知的核心是「丰饶」。

代替我去看吧!安妮·华达《Faces, Places》

  《贾克南特》儘管被贾克·德米的逝世阴影笼罩,华达透过招唤自己无缘参与的爱人的童年,重新打开游离于现实时间线的未来向度。《安妮捡拾风景》儘管多谈及现代社会中被忽视的人们,华达仍藉由日常的物质质地引导出丰饶的印象。在《沙滩上的安妮》中,她更是徜徉于自身回忆和当下的现实之间。在《Faces, Places》,与年轻艺术家的相知相惜,使华达能够重返关于自我与岁月的母题,正如影片中,华达没有办法跟上JR的脚步,只能停留在铁梯的中段,她对爬上高处的JR说:「代替我去看吧。」事实上,近年来华达患有眼疾,眼前的世界已然模糊。

  「代替我去看」于是暗示着老导演的期望和承诺。《Faces, Places》所拍摄的村镇、人物和动物,传达出一种和现代都市、消费社会截然不同的丰饶形象,华达对于过往好友的回忆──例如隐居的高达(Jean-Luc Godard)、已逝的盖·伯丁(Guy Bordin)──也以不同的影像形式(旧照片、短片、JR的创作)出现在电影中。除此之外,华达也示範了一轮影像在现实中可能产生的效力:影像作为对已逝者的致敬、对空缺的修补、对女性的赋权⋯⋯,而这些面向一直存在于华达超过半世纪的电影生涯中。于此,「代替我去看」不只是对年轻艺术家JR所说的祈使语,更是对观众的邀请。眼前的事景,不尽然清晰,或许充斥关于失去的哀愁,但在华达所承诺的影像之中,都将成为丰饶的所在。

 金马国际影展

《Visages, villages/ Faces, places》-JR, Agnès Varda,2017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