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远专栏︰话碗集】大官,饮茶

掌机近年 512浏览 19评论 来源:金球娱乐二维码_恒峰娱乐信誉高在线真人
【淮远专栏︰话碗集】大官,饮茶

我为甚幺总喜欢往茶楼跑?第一个原因该是遗传吧。小学时代常跟阿爸上茶楼,其实只上一家,就是恒香。那时恒香也在元朗大马路,但比现在大得多,还有二楼,饮茶要拾级而上。我记得伙计们提着的巨型锑水壶,记得差不多三步一个的巨型锑痰盂、大桌子大椅子,当然还有大包。不过,阿爸上茶楼主要不是为了吃,而是为了喝茶(他爱普洱和六安)和看报(起初看《华侨》,后来看《成报》,以前那份有〈大官漫画〉的《成报》——儿时的老女佣是管我叫「大官」的)。点心嘛,他每次只叫两三样,大概离不开大包、叉烧包和牛肉烧卖,诸如此类。


跟阿爸一样,我上茶楼的主要目的在于喝茶与读报(只不过喝的是水仙,看的也绝不是没有了〈大官〉的《成报》罢了),所以一定要挑比较舒服的枱子,也一定要挑冷气不强的位置,以免妻和我和我们手中的报纸都被吹得晕头转向。但如今除莲香外,几乎所有茶楼都是採取派位制度的。有见及此,我只好善用自己对数字的良好记忆力,把我们常到的三数家连锁茶楼的桌子的号码和位置死记烂背一下,如果被派去不好坐或者寒风刺骨的枱子,就宁愿等下一张。如果在等候区可以看见整个品茗区(例如沙田美心皇宫),那就更好了。一瞄见喜爱的枱子有人结账,而又刚巧轮到我拿的筹的话,我就会跟接待小姐说我等那一张桌子。当然,这位「派位官」最好是相熟或者友善的。


去年我就领教过一个不友善的派位官。那是同一个集团在荃湾的茶楼。这茶楼无论等候区还是品茗区都比较狭小,别说舒服,比较好坐的枱子也不多,惟一的好处是,也易记得多了。那一趟恶形恶相的女接待员给我拒绝了一次之后,似乎怒不可遏,当我报上一张客人刚刚离座的桌子的桌号时,立即当众高声呛我一句:「你来做知客吧,先生。」为了不让妻不开心,我本想放她一马。可是后来上洗手间经过前台途中,还是忍不住停下来,当众骂她几句。


前年在上环那间莲香,一名潮汕口音的女侍,更因为不满我擅取邻近空桌的空椅来放包包,涨红着脸跟我抢椅子,最后我当然让步放手,但也骂了两句。


也许,喜欢骂人正是我爱到茶楼的第二个原因吧。


2018年10月3日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